老深圳 国内新闻 这座上海身边的城市“发愿”:要做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这座上海身边的城市“发愿”:要做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原标题:这座上海、杭州身边的城市“发愿”:要做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宁波正处在一个关键上升期

  原标题:这座上海、杭州身边的城市“发愿”:要做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宁波正处在一个关键上升期。

  2019年宁波以11985亿元的地区生产总值,在跻身“万亿俱乐部”第二年,GDP总量排名再升3位,超过无锡、青岛和长沙。

  人口方面,虽不敌省会杭州,但34万的人口增量,在全国城市净流入人口中也排到第四位,仅次于杭州、深圳、广州。

  但身处长三角,在上海、杭州的明星光环下,宁波仍要面对激烈的要素竞争。特别是在人口红利逐渐退去、城市分化的当下,抢人显得尤为紧迫。

  日前,宁波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

  除了放宽“高层次人才专户B类家庭户”设立条件、放宽居住就业落户条件、放宽社保缴纳条件等常规操作以外,还有一条“舟山户籍同城待遇”。

  由此,甬舟同城化的讨论再起。有观点提出,此举或将推动宁波迈入千万级人口城市。

  宁波入局“抢人大战”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片来源:摄图网

  2020年过去三分之一,宁波入局“抢人大战”不算早。根据中原地产数据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各地人才政策发布已超过80城,这当中就包括省会杭州。

  刚刚过去的4月底,浙江公安厅发布《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从省级层面吹响抢人号角,新政已于5月1日正式施行。

  该政策明确,放开父母投靠落户年龄限制、放开市内投靠落户限制,并支持孵化器、众创空间、特色小镇等设立集体户,允许人才公寓、酒店式公寓设立集体户。

  集体户设立条件的放宽,使落户方式更加灵活,尤其利好刚到本地发展的“新人”。

  宁波市公安局发布的《关于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则与浙江省上政策形成呼应,政策聚焦于“降低落户门槛”这一层面。例如:

  在全日制普通高校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15年内的毕业生在宁波合法稳定就业并按规定缴纳社保,在宁波无合法稳定住所的,可将户口迁至“高层次人才专户B类家庭户”,并允许配偶、未成年子女随迁;

  现户口在省内且在市区城镇范围内有合法稳定住所申请落户的,省内户口登记时间与本市户口登记时间由原来的“满5年”和“满3年”统一放宽至“满1年”……

  抢人大战进行至今,其实已经很难翻出完全新鲜的花样,更多是在原本的人才政策上做加减,进一步放宽和改进。政策迭代的速度和幅度,一定程度上也显示出城市的心态。

  去年9月15日,宁波已正式施行一轮户口迁移新政,被称为史上最低门槛落户新政,还新增了租赁落户和投资创业落户。如今不到八个月,宁波再次加码,在租赁落户和投资创业落户上持续放宽。

  “一座开放创新、幸福宜居的全球门户城市,到2049年,宁波市域常住人口约1000万。”这是两年前,“宁波2049”规划(征求意见稿)中描绘的图景。

  然而,在城市间“人口竞争”愈演愈烈的今天,对于中国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城市而言,“千万人口”都是一个亟待突破的目标,显然,宁波等不及,也等不起。

  中心城区城市化不足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片来源:摄图网

  截止2019年底,中国城市常住人口8.48亿,城市化率达到了60.6%,城镇化的进程已经进入到了中后期。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从2015年起,中国流动人口数量已经连续三年下降。这也意味着,未来可供各大城市争夺的人口将越来越少,尤其是年轻人才。

  在城镇化早期,大量农村人口涌入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城市,宁波也是其中受益者。而随着这部分增量的减少,城市间的人口流动,将成为城市获得劳动力的重要途径。

  外部环境如此,而从宁波自身来看,抢人,尤其是年轻人才,一样时不我待。

  2019年,宁波城镇化率是73.6%。与其他同等城市的比较来看,宁波相对落后。比如,2018年佛山(94.96%)、厦门(89.10%)、东莞(89.86%)。

  此外,在本地人口持续老龄化的大背景下,新增人口也相当于给宁波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朝气蓬勃的生力军。

  整体上看,宁波县域经济较强,2019年宁波下辖代管的四县市占到全市GDP约36%。随之而来的便是宁波中心城区城市化不足的问题。

  根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16》,宁波市辖区建成区面积330.75平方公里 ,在全国城市中排名27位。中心城区发育不足,人口较少,也将影响城市现代服务业的发展。

  此外,“由于城市化水平不高,宁波民间强大购买力难以在全社会统计上得以体现,城市流量经济色彩不足,如2019年宁波全社会商品销售额占GDP的比重仅为第10名”。

  多次担任宁波人大代表的长城战略咨询副总经理、宁波新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徐苏涛撰文指出。

  中心城区城市化,不仅是把更多人口集聚到中心城区,也意味人的城市化,不管是人的职业、素质、收入、消费方式、行为习惯等,都要与城市生活相适应。

  徐苏涛曾拿宁波与深圳作对比,在他看来,宁波最缺的不是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而是新思想、新理念。

  问题在于,深圳无论是户籍人口还是流动人口,有大量的创业创新人才涌入,作为年轻的城市,更容易产生开放、包容、融合的移民城市文化。

  宁波则缺乏相应的年轻人才,再加上历史文化沉淀充足以及内核较硬,很难形成新的文化。

  甬舟一体化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片来源:摄图网

  引入新鲜血液,摆在宁波面前的一个机遇是甬舟一体化。有观点指出,两地一体化的推进将促使要素的有效流动,双方协作提高整体的生产效率。

  例如,此次《征求意见稿》中,宁波给予舟山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这不仅方便了两城之间人才相互流通,对于前往宁波发展的人才来说,其施展天地也进一步拓展到舟山。

  实际上,由宁波到舟山投资、持续关注舟山的企业并不在少数。此举,也是“顺应民意”。

  “两地市民对深化甬舟合作的呼声非常高,这是甬舟一体化发展的民意基础和天然优势。”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曾说。

图片来源:舟山发布图片来源:舟山发布

  舟山是由群岛组成的城市,总面积2.22万平方千米,其中海域面积便占到2.08万平方千米。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在海洋经济方面重要的战略性地位。2011年,舟山群岛新区,成为了国务院批准的我国首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国家战略层面新区。

  但由于城市悬于海上,腹地窄小,舟山经济体量和人口都不大。2019年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17.6万,GDP1371.6亿元。以舟山的经济能级来看,如果仅凭自身发展战略性海洋产业,推进无疑是较为困难的。

  甬舟联手,既可以让舟山拥有内陆腹地,也能让宁波拥有更广阔的岸线等海洋资源。如今,身处万亿俱乐部,宁波已是中国城市GDP十二强,舟山则是我国唯一群岛新区、浙江唯一自贸区,拥有着诸多先行先试权。两城协作早已开始:

  年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的超级大港,便是两地携手之作。

  早在2005年底,宁波—舟山港管委会正式挂牌,2018年5月,《中国港口代码》内“宁波—舟山”港口名称全部更新为“宁波舟山”。一横之差,是努力多年的协同。

  此外,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等改革试点,也是由宁波与舟山共同推进。

  在2019年8月的“甬舟一体化推进会”上,舟山市委书记俞东来曾表示,“舟山将充分发挥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主动融入宁波都市区,加快推进双方合作项目落地建设,为地区发展赋能提速贡献舟山作为”。

  此前,宁波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经济学博士张二华团队曾做过测算:按照目前的常住人口增长趋势,宁波到2025年末常住人口规模在970万至1010万人之间,有望成为人口千万级城市。

  如今一众政策加持下,宁波距离千万人口,能否更近一步吗?

责任编辑:刘光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老深圳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深圳新闻网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755-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i-cloud@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