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深圳 国内新闻 快递柜收费之辨

快递柜收费之辨

原标题:快递柜收费之辨  4月30日,蜂巢宣布收费。涨价,或者从免费到收费,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在舆论中都是得不到支持的。当然,消费者批判、声讨,也是权利,由此能结成普遍性的共识,一致行动,进行拒绝,从而倒逼涨价,也是一种合理的行动。但无论如何,都不妨把事情掰开了,看个明白

  原标题:快递柜收费之辨

  4月30日,蜂巢宣布收费。涨价,或者从免费到收费,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在舆论中都是得不到支持的。当然,消费者批判、声讨,也是权利,由此能结成普遍性的共识,一致行动,进行拒绝,从而倒逼涨价,也是一种合理的行动。但无论如何,都不妨把事情掰开了,看个明白。

  现在产品涉及讲究场景,不妨先看看具体的场景。快递柜的作用,有三个。

  快递柜的首要作用是方便。本质是提供送、取之间,时间上的缓冲。送、取异步了,大家都方便。

  一般来说,快递是下午3、4点送达,人们下班,顺便带回家。不管是6点到家,还是加班到凌晨,都在12个小时之内。在这个合理的时间段,可是视为快递柜作为整个快递流程的必然一环,也就所谓的时间上的缓冲。这段时间,现在也是保持免费的。

  很多时候,人们下班回了家,忘了快递。要上楼,或者小区很大,或者就是懒得下楼,第二天早上上班,除非东西必要,否则不会专门去拿快递。有这个时间,不如多睡一会,哪怕会花5毛钱。等待有一天下班,东西已经在快递柜中超过24小时了。所以,很多人说的延长到24小时,实际作用并不大。

  另一个质疑是:这是二次收费吗?

  如果继续延长到36小时或48小时,会影响到快递柜的效率。而这部分服务,仍然是需要成本的。虽然快递柜是物流的一环,但这一环涉及消费者的合理配合,收费会提升消费的配合度,避免道德风险。所以,按超时“二次收费”,其实是一个更公平的办法,价格敏感的人,及时去取。时间紧的,下班了忘记了又不愿意专门下楼的,付点钱。不然,最终就是所有消费者打包到一起涨价。这就像共享单车,有些人很爱惜,有些人滥用,但最终车损是平均到每个用户的。

  快递柜的第二个作用是提供安全。本质是提供空间上的缓冲。对城市单身居住女性,非常重要。对于单元门禁的安全,也有帮助。

  所以,停用快递柜,更多的偏向了价格敏感、时间充裕的老年居民。杭州小区快递柜被关闭,蜂巢显然不会因为一家小区就改变全国性政策,快递的送、收之间,仍然需要缓冲,代收快递的工作,必然转移到物业身上。物业愿意坚持义务劳动很久吗?再比如,小区一个单身的,早出晚归的上班年轻女性,她愿意怎么选?

  快递柜的第三个作用,是提高了劳动效率。本来每天送100单,现在可以送150单。

  但是,千万不要认为,对于提高商家的效率,对消费者无意义。

  消费者这里看到的是,不管是送上门,还是放快递柜,都是付一样的钱,凭什么快递柜收我的钱?但问题是,在企业那里,他是从统计角度去看,快递员每天送多少单,会直接影响到最终定价。

  先看快递企业这个层面。假设没有快递柜,一个派送站,6个人,每人1万的工资,后来工资涨了,涨到1万2,总工资支出增加到7万2。于是,快递涨价。如果有了快递柜,工资还是会随社会发展涨价,但快递柜提高了效率,只需要5个人了,派送站总工资支出不变,快递不涨价。

  再看更微观的快递员这个层面。快递员一天的劳动量,要挣多少钱,是市场中的动态平衡,快递员会和其他行业,做一个比较,比如送外卖。所以,一个年轻男性在城市中工作一天,工资多少大致是固定的,比如,每天200块。

  以前,他送一单,假设1块的利润,一天送200单,几年过去,物价普涨,送外卖的工资涨了,他也要涨,每单要1块2,于是,快递涨价。但由于快递柜的出现,他每天送的单,从200单提升到240单,每单单价仍然保持1块,但他总工资仍可涨到240。快递就可以保持不涨价。

  只要市场有竞争,任何生产成本的节约,都会慢慢惠及消费者。效率提升、引入机器人、钢板价格下跌、这些都为汽车制造厂节约了成本。但节约下的钱,长期来看,并不会成为厂家的利润,而是汽车在长期上降价。

  没有快递柜的时候,快递员一次次的和消费者联系,一次次的派送,看起来,都是不付费的。但是,在企业层面,都是计入成本的,都是通过平均的方式,把成本分摊到每个消费者身上的。现在,随着快递柜的出现,这个现象已经不复存在,这为企业节约了钱,而节约的成本,同样在竞争的作用下,会反馈到消费者身上。如果这几年没有快递柜的出现,快递费肯定已经涨得更高了。

  现在,如果回到之前的方式。比如,小区普遍性的选择驱逐快递柜,或者大量的用户不同意放快递柜,因为他们认为,反正驱使快递员又不花钱。但是,随着快递员每天的投递量下降,每单的成本就会上升,这最终仍然会反映在价格上。涨快递费,就会成为各家快递企业的共识。

  从更深层次来看,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只要不涉及垄断、不涉及国计民生、不涉及基本温饱,厂商涨价或收费,消费者只需、也只能用自己的“消费者主权”进行投票——买或者不卖,用或者不用。从来不存在此次舆论中所谓的,厂商要与消费者商量,要消费者同意,这个法律或道义环节。这听起来虽然很无情,但别忘记了,四十年的经济发展,就是以此权利为基础的。

  刘远举(财经评论人) 

  编辑 陈莉 校对 何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老深圳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深圳新闻网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755-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i-cloud@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