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深圳 国内新闻 “派直升机驱赶天鹅”,溜须拍马都拍到天上了

“派直升机驱赶天鹅”,溜须拍马都拍到天上了

原标题:“派直升机驱赶天鹅”,溜须拍马都拍到天上了▲图文无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报道,日前,郑州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黄保卫涉嫌受贿和贪污罪一案,由安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而黄保卫的“往事”也遭到了媒体起底,其中有一段堪称“奇闻”——  黄保卫曾是河南警界“名”人,其出名与直升机有关。2007年,成千上万只白天鹅从西伯利亚飞临三门峡栖息过冬,吸引了大量摄影爱好者前往拍摄。时任三门峡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命令出动直升机驱赶天鹅。未料天鹅受到惊吓,部分死伤,一时闹得沸沸扬扬。而黄保卫派直升机驱赶天鹅,就是为了取悦酷爱摄影的上级领导、后来也落马的秦玉海

  原标题:“派直升机驱赶天鹅”,溜须拍马都拍到天上了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报道,日前,郑州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黄保卫涉嫌受贿和贪污罪一案,由安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而黄保卫的“往事”也遭到了媒体起底,其中有一段堪称“奇闻”——

  黄保卫曾是河南警界“名”人,其出名与直升机有关。2007年,成千上万只白天鹅从西伯利亚飞临三门峡栖息过冬,吸引了大量摄影爱好者前往拍摄。时任三门峡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命令出动直升机驱赶天鹅。未料天鹅受到惊吓,部分死伤,一时闹得沸沸扬扬。而黄保卫派直升机驱赶天鹅,就是为了取悦酷爱摄影的上级领导、后来也落马的秦玉海。

  市公安局局长派直升机驱赶天鹅,取悦省公安厅厅长,这条旧闻再被重新提起,是因为这事确实具有很强的“耐看性”,而最大的看点就是直升机成了黄保卫们的“玩具”:就为博上级一个开心,谁能说那不叫“玩”?

  说起来,此事也算是“惊世骇俗”了:一个是上级官员真敢玩,一个是下级官员能在“哄领导玩”的问题上,真肯动脑筋研究,也不怕跌破民众的眼镜。

  反腐领域中,早就有专家发现了一个“个人爱好型腐败”现象:有不轨之图的人,专门观察研究握有权力者的个人爱好,然后通过投其所好,打开权力交易的路径。

  据中纪委发布的《秦玉海案件警示录》披露,秦玉海痴迷摄影——这本是正常爱好,可爱好一旦搭上权力的便车,问题就可怕了。“直升机赶天鹅”这事,实际上就是秦玉海利用权力接受下级献上的“私人定制”服务。

  而黄保卫命令出动直升机赶天鹅,本质就是权力献媚。不得不说,此举确实挺有“创意”,但“创意”之上是无底线的奉承:只要能让上级高兴,绝不怕被民众戳脊梁骨,也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让人想起马三立先生的一段讽刺相声中的那句台词——“领导不高兴,我们有责任”。现在看,用直升机“哄领导高兴”的黄保卫,也是名副其实的“尽职尽责”了。

  现在看,黄保卫这些事都已是陈年旧事,他也已经落马了。但就像中纪委发布那些“警示录”是为了警示后来人那样,对这些“前车之鉴”进行总结与反思,也是为了以儆效尤,杜绝某些作风病。

  都说“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唯上思维)害死人”,所谓“害死”也只是一种语言修辞,而在这起事件中,黄保卫上演的却是真实版的“溜须拍马害死天鹅”。

  到头来,黄保卫的落马,也是对这类拍须溜马作风的警示。

  而要刹住这类歪风,也得靠将权力更有效地关进笼子里。不管是拿直升机哄领导高兴,还是假公济私以满足个人爱好,都是权力缺少有效监督的结果。鉴于此,当人们再次提起这段“旧闻”时,还有必要以史为镜,关注类似的权力逾矩现象现在还有没有,又该通过怎样的监督来避免。

  毕竟,出动直升机赶天鹅,不只是奇闻录与荒诞剧,还是反腐题材剧。

  □马涤明(媒体人)

  编辑:井彩霞   校对:李立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老深圳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深圳新闻网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755-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i-cloud@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